2013/09/15 Lettura e comprensione 02


她并不是我的妻子,我甚至还没有想好应该如何向她求婚。每当看到别人颇具创意的求婚视频发到网上被万人点击时,我都会心怀怨恨地喊一句:又一条路被你们堵死了。
中学时候,我们是同班同学。我曾在全班大扫除后,把一封情书夹在书中交给她。两天之后,她用母亲单位的信纸给我回了一封长信。我打开看了第一句,就撕掉扔进了厕所。她说:我觉得我们年纪还小。恋爱后她告诉我,其实那封信后面写的是:能不能等到我们毕业之后呢?
高中的时候我们分隔两校,几乎断了联系。临近高考时,她打电话给我,要找一份政治课讲义,我装作文科班的学生溜进了学校的图书馆,和管理员阿姨说,我的资料丢了,能不能再买一份。于是顺利得手。
高考之后,我们和很多人一样,阴差阳错地恋爱了。我和她去逛了未来的大学校园。看门的阿姨不让我进,她说,我是她的行李,就是没有拉杆。
我们第一次牵手是在王府井大街,然后我们去肯德基吃汉堡,她是个大大咧咧的姑娘,把可乐洒了一身。去卫生间擦衣服的时候,一个小孩和她说,姐姐,没事的,我也洒过。
我给她的第一个生日礼物是一条项链。那是我吃了多半个月的馒头和青菜,攒下钱去地安门商场买的。项链其实是处理货。我叹了好久的气,发誓今后有了钱,再也不给她买特价商品了。
我送她回家,在小区中我们两眼相望,准备终结彼此的初吻。然后这个时候,一辆大卡车轰隆隆地开过,停在我们面前,灯光刺眼,从车上跳下来七八个年轻的小伙子,准备卸货。
不知不觉,我一口气读到了博士,没房没车,也没什么钱。她从来没有埋怨过我,她说,你什么样,我都跟定你了。我觉得很亏欠她。我们设想过很多结婚的事情,我开玩笑说,不如结婚那天,我用自行车驮你吧。她恶狠狠地看着我,谁爱和你结你去找谁吧!
一天,她跑过来胳肢我,问我,痒么。我说,痒啊。她说,我们快七年了。于是我们无比恐惧地看着彼此。七年中,我们的恋爱渐渐从相识时的怦然心跳,变成了不知不觉间的温暖,甚至变成了难以免俗的平淡和偶尔的争吵。
昨日,我走在台北市北投区的温泉街上,丢掉了一部手机。我搜寻了几个小时,拉着朋友去警察局报案,笔录做到凌晨3点。我丢三落四到令人发指,光去年就丢了4部手机,以至于朋友不解我为什么单单为了这部手机如此难过。我告诉他,这是女友送我的生日礼物。里面有很多我们一起吃饭逛街看电影的照片。
我在街上发疯似地寻找,却没有得到一点消息。半夜2点,她担心我睡不着,还在网络上等我,安慰我不过是一部手机而已。我终于忍不住眼里的泪水,将实话向她全盘托出:
“其实,我多么希望,这时候,你会从北京的家里,瞬间来到台北的大街上,绕过遛狗的大叔、卖水果的欧巴桑、雾气腾腾的温泉,一直走向我,微笑地看着满头大汗的我。如果这样,我一定很不像个男人,跑过去抱住你,孩子一样地痛哭。我们恋爱七年了,日子平淡得让我们对爱情甚至不知所措了。这部丢失的手机让我无比清晰地明白,其实我是多么在意我们一起走过的路,在意我对你每个表情的收藏。我为失去这些过去的瞬间感到难过,失去你的笑容,就像我没有让你快乐过一样难过。
“唯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,十天之后,我回到北京,看见下班之后,在公共汽车站等车的你。我一定要绕过买菜回家的大妈,绕过地下道卖唱的青年,绕过西装革履的白领,冲过去抱住你。然后挠挠头,傻乎乎地告诉你:喂,我好久没说了,我爱你。”


You do not have permissions to take this quiz


Ultimissime

Dicono di noi