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/07/06 Lettura e comprensione 02


 

2011年,正在寻找毕业作品题材的赵薇读到小说《致我们逝去的青春》,发现它在青春、成长和逝去这个主题上“扎得很准”,但它只是一个纯粹的恋爱故事,太“琼瑶”,她不太喜欢。赵薇把它发给了曾创作过《孔雀》《立春》的编剧李樯,询问改编的可能性。

此前,赵薇已经给李樯看过一两部日本小说,也提过其他故事,“我们并没有在里面找到共鸣点,”李樯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。他虽然也觉得《致青春》命题太小,但觉得自己可以把它作为一个素材,做一个比较适合赵薇拍的故事。“中国青春校园电影特别少,第一个戏就导一个这样的故事,在题材上就占了一个先机了。”李樯说。

“我还没在任何一部电影里好好看到过内地人的青春,”赵薇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。她几乎把近些年韩国、日本、香港、台湾的青春题材电影看了个遍,却发现毫无用处——那不是她经历过的青春。拍得再好,她“就像在看样板戏,不入戏,不进心”。

既然没有可参考对象,赵薇便有了一个大野心:创造一个对象给别人参考。她希望,能把影片做成一个“真正讲内地人如何度过青春与成长的故事”。“我本身的性格就不太崇洋媚外,也不追流行,”她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,“就像一只猫看到各种鱼,我更喜欢那条大陆鱼。”

赵薇的做法很明确:现实主义手法,抓细节。他们决定让影片的主要故事发生在1990年代中期的大学校园,并把主人公锁定在内地第一批独生子女身上。于是,戏中的大学生们在课堂上看《读者》杂志;听广播电台的《午夜情话》并拨打情感热线;宿管老师的电视机里正在播放《新白娘子传奇》;男生许开阳留着郭富城头;黎维娟的衣柜上还有一张张曼玉的海报;女主角郑微则在校园晚会里跳上舞台,唱了一首李克勤的《红日》。

赵薇花了大工夫把影片气氛做旧。为了拍出1990年代大学的场景,他们拼接了东南大学的礼堂门口、南京大学的草坪、河海大学的图书馆、南京师范大学的阅览室和南艺的食堂,又搜集大量旧衣服作为戏服。

更重要的是,故事和人物设定也充满了时代特色。校园里80%的学生来自农村;“假小子”朱小北的姐姐下岗,让她面临经济压力;黎维娟老家的男朋友没考上大学,来到她所在的城市打工;老张上大学是为进入社会做准备;阮莞则是为了爱情和生活;郑微有点独生子女式的以自我为中心,不太顾及别人的感受。

故事里也充满了上世纪90年代中国社会发展的痕迹:既有着1980年代残留的理想主义,又开始面对社会最初出现的阶层分化,比如当时的校园里已经有了最早的“富二代”。在编剧李樯看来,如今愈发明显的阶层板结在当时已经初露端倪。

“我希望电影能涵盖一代人青春的特征和缩影,”赵薇希望把电影做成大格局的群像戏,“上下九等,方方面面,全部都有所体现。”

 



You do not have permissions to take this quiz


Ultimissime

Dicono di noi