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/05/04 Lettura e comprensione 03


2012年8月,南京姑娘罗晨雪正式拜师上海昆剧团旦角名家张静娴,成为上海昆剧团史上第一个从外地引进的艺术人才。
“雪雪”是罗晨雪的戏迷粉丝送给她的爱称,她爽直、倔强又有点迷糊的个性真像一捧晶莹剔透的雪,酸甜苦辣的学艺生涯在她的讲述中也消化成有惊无险的小故事。11岁的罗晨雪只因羡慕舞台上的京剧刀马旦漂亮飒爽,打定主意报考江苏省戏曲学校。
前两年学小花旦,到了第三年,个头拔节般蹿高,不适合扮“春香”类的角色了。老师寻思着她扮相、嗓子都不错,建议改攻闺门旦。这时,小罗的“一根筋”精神又上来了。按说,娇美如花的闺门旦是所有学戏女孩的终极梦想,可罗晨雪居然有点不情不愿。“我爱说爱笑爱动,性格像男孩,和杜丽娘不像啊。”她指指自己,耸耸眉毛,嘻嘻一笑。小罗到底还是改了行。虽有些纠结,不影响日复一日的苦练。等《牡丹亭》学出来,一汇报,反响不错,连当初怀疑她改行不成的老师们也叫好。或许正是因了这一性格中的棱角,罗晨雪扮的杜丽娘少了几分甜腻,多了几许清爽和含蓄,别有一番秀气。
上天挺眷顾这个后来居上的女孩。18岁那年,罗晨雪担纲《1699桃花扇》下半场的李香君,崭露头角;20岁,获全国昆曲院团展演大赛获“十佳新秀”奖;2007年、2008年,连续两年在南京举办个人专场。2009年,罗晨雪来沪参加“昆曲闺门旦学习班”,向张静娴学习《西楼记•楼会》,结下师生情缘。回想起来,罗晨雪和上海昆剧团早已结缘:小时候,家里就有不少昆曲VCD,她耳濡目染看熟了张静娴老师的《玉簪记》和《占花魁》,谷好好老师的《白兔记》……张静娴欣赏这个小姑娘扎实的戏底子、肯下苦功的劲头和灵慧的天赋。上昆再次向罗晨雪伸出了橄榄枝。
从前,罗晨雪也遇到过类似的机会,但都放弃了。这一回,她说自己像着了魔一样,突然一下子就清晰了:我一定要来。南京和上海之间的距离不到400公里,但这一“跳”的动静挺大。来之前,身边许多人劝她想清楚:你能给上海带来什么?你如何在上海生存下来?记者问过罗晨雪一个“尖锐”的问题:你在原来的省团可以争做“一姐”;来到上海,你成了一个新人,从头再来,可惜吗?她回答:“考虑来上海的因素中最重要的是这座城市海纳百川,艺术氛围很好,特别是上昆的演员对待艺术的态度很认真,我就义无反顾地来了。我在南京打下了基础,到了上海希望有一个提高,有更多的发展,更大的平台。”
作为艺术的新起点,上海没有让小罗失望。2012年秋天,“罗晨雪专场”在天蟾舞台举办,上海昆曲戏迷毫不吝惜地向这个新来的闺门旦“小师妹”送上热忱的掌声。2013年1月底,她又随上昆新戏《烟锁宫楼》赴台湾交流演出。罗晨雪还想学上昆的保留剧目《墙头马上》。


You do not have permissions to take this quiz


Ultimissime

Dicono di noi