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/10/16 Lettura e comprensione 02


父亲去世了,我从外地赶回家。一到家,母亲的样子让我惊讶:丧服既没换洗也不合身,花白而蓬乱的头发上,胡乱地戴着一朵白线花。她看见我,咧咧嘴算是招呼了。看得出,她内心非常悲哀。
我买来一大堆内容轻松的杂志,希望能赶走她的哀伤,可是,她不想看。我烧了她爱吃的菜,她无奈地吃几口,趁我转身,又偷偷地吐掉。后来,我有了一个狂想,为什么不让妈妈学画画呢?
我把画架、纸、笔都放在她面前。母亲看到这些东西,呆了。她在画架前犹豫,终于拿起铅笔,在纸上画了一个花生大小的孩子,然后又匆忙涂掉。
一天,母亲忽然在房里大笑起来。我已经许久没有听到母亲的笑声,惊奇地冲进房里,只见她一边笑,一边遮掩画纸。“画得好丑,难看死了。”母亲笑着说。原来,她从旧书里翻出旧日的画片,一笔一笔在照着周璇的画片画画。周旋唱歌的年代正是父亲母亲相爱的日子。
从那天起,母亲的悲伤得到渲泄。她画妇人、孩子,然后狂热地画花,黑白的画面上开始染上颜色,色彩变得更加灿烂。母亲的笑容也越来越多。这段日子是母亲晚年最愉快的时期,她的性格也变得开朗。我们住公寓,没有自己花园,然而她和我画的花,高高低低挂满四壁,母亲得意地说:“这就是我们的花园。”
几年前,母亲生病住院。我把画带来,贴在病房空白的墙上。她虽然肉体上备受折磨,却表现出了坚毅的忍耐力和强烈的求生意志。
母亲去世了,可是,她在自己亲手建造的这座花园中留下的话给了我很多安慰:“你爸爸死的时候,我一点不想活。现在我想活,想活得更好……”


You do not have permissions to take this quiz


Ultimissime

Dicono di noi