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/09/15 Lettura e comprensione 02


我妈妈是个小学老师,但很不幸,她没个老师样子。但她对这“缺憾”倒是丝毫不以为然。
老师的样子大致可分为古典派与新潮派。古典派的,“道貌岸然,不苟言笑,不怒而威”。他们虽然有时很烦,但还是很得我们尊敬与佩服的。受欢迎的是新潮派。如果学生全换上便服,跟他站在一起,肯定分辨不出谁是老师。不过你只要看那个面带微笑、开口闭口都不断提醒你“我们是朋友对不对”的人,他准是个新潮派老师,他们能和学生打成一片。
我妈妈既非“学富五车”,也不够“多才多艺”。说博学,她连《唐诗三百首》都背不赢我;说幽默,在饭桌上讲个笑话,她都是最后一个明白过来的。那她还有什么呢?大概爱心耐心是够了。
妈妈要学生写日记,他们在日记边画个气球写“要保密哦!”她便任凭我使尽千方百计,仍不肯透露那些小鬼的秘密。接连好几天,她苦着脸来求救,要我们帮着猜谜语。我不免要问究竟。闹了好久,她才拿出本小孩的日记本,原来那男生密密麻麻写了一页又一页的谜题请老师猜。我一看就说:“这分明是那小孩偷懒不想写日记。拿谜题敷衍您!”她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:原来如此!但此后她仍不时拿些谜题来要我们帮忙。
有次教师节,家里忽然来了电话——要找我妈妈,打电话人居然就是那个出谜题要她猜的小男生。原来那个小男生买了张卡片要送她,竟忘了教师节当天放假见不到老师,着急了,一早上决定打电话到我家要住址。
我不禁好奇,或许妈妈也有什么特别可爱之处,会让小学生对她的感情那么执著。
有一次,她穿着运动服运动鞋,脚下踩着越野车出去。我问她:“您去哪儿呀?”她说上小学去:“学生刚才打电话来找我,说是男生女生练排球吵架,找我去排解纠纷!”
我说:“这等小事竟也来找您啊?”她说:“小孩子的事本来就都是小事,能有什么大事?”说罢便踩着越野车走了。
望着她的影子越来越远,忽然想起了她很久以前说的话:我是老师,我的样子就是老师的样子。还能怎么样?
我想她是对的。
 


You do not have permissions to take this quiz


Ultimissime

Dicono di noi