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/09/24 Lettura e comprensione 01


专访外交家吴建民
环球网:在一次采访中,您曾经说过,要了解一个国家,认识一个民族,需要去熟悉他的文化。作为一位外交家和学者,您是怎么理解文化和外交关系的?中国应该怎样到国际上去弘扬我们的文化?
吴建民:在目前世界的大变化之中,你可以看到一个现象,就是大家很关注中国的崛起。而中国崛起的后面肯定有文化在支持着它。中国的文化是什么?这是大家都关注的问题。所以,现在全世界都在学中文,孔子学院在世界上发展得那么快,很多人愿意到中国来看一看。
我认为,在向世界宣传时,先要问我们自己,我们的中华文化是什么?现在百家争鸣,存在各种各样的意见。有人说,中华文化、儒家文明里面有很多好东西,现在是看怎样弘扬这些东西。但同时要看到,儒家文明有长处,也有短处,要不然中国不会落后。我们弘扬的,必须是它的精华,而不是糟粕。
中华文明几千年没有中断,是全世界古老文明中唯一没有中断的文明。什么原因?这就是因为中华文明的特点是不断吸取外来营养,丰富自己。你们到世界各地去看看,炎黄子孙无论到什么地方,都做得不错。为什么这样?因为中华文明陶冶了中华民族,它到什么地方都能吸收人家的东西,而不是排外。到什么地方都能够落地生根,开花结果,这就是中华文明的包容性。再比如,中国一个庙里可以供奉释迦牟尼,可以供奉关公,可以供奉太上老君,也可以供奉孔夫子,中国人认为很自然。孔子讲“和而不同”。中华文化是早熟的呀,多样性没办法消灭,就只能接受它。
但过去一百多年我们的这种主流文化也已经受到了很大冲击。五四运动打倒孔家店,是革命的需要。孔夫子讲“君君臣臣父父子子”,按照这个理论,满清王朝是不能推翻的,造反是不行的,所以要否定它。但任何革命都是矫枉过正的,按道理讲,1949年共和国成立之后,应该停下来,把矫枉过正的东西拉回来,但我们没有做,而是一个运动接着一个运动,到了文化大革命时,否定我们的过去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,后来,到了1978年,一开放,我们看到,过去我们说三分之二的人在受苦受难,但西方世界比我们生活得好多了。结果,中国这样一种现象就出现了:洋的比中国的好,新的比旧的好,现代的比古的好。所以,我们在建设中大拆大建,很多古代东西都损害了,很多事情做过头了,拆太多了。
目前,我们正在构建新的中国主流文化:一个是历史上好的东西,经过几千年历史证明的精华的东西,必须得弘扬;第二,我们从国外学的好东西也不能排斥它;第三,中国人一百多年革命,也创造了很多好东西。这三者结合起来,是正在形成的主流文化。

 



You do not have permissions to take this quiz


Ultimissime

Dicono di noi